小白道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旧物 >

读书摘抄【一】

2019-10-12来源:来宾汽车网


《给青年的十二封信》朱光潜


“太贪容易,太浮浅粗疏,太不能深入,太不能耐苦”

作者对于现代青年的毛病,曾这样慨乎言之。



这十二封信啊,愿对于现在的青年,有些力量!


一谈读书


你能否在课外读书,不是你有没有时间的问题,是你有没有决心的问题。

世间有许多人比你忙得多。许多人的学问都在忙中做成的。


尤其要紧的是养成读书的习惯,是在学问中寻出一种兴趣。你如果没有一种正常嗜好,没有一种在闲暇时可以寄托你的心神的东西,将来离开学校去做事,说不定要被恶习惯引诱。你不看见现在许多叉麻雀、抽鸦片的官僚们、绅商们乃至于教员们,不大半由学生出身么?你慢些鄙视他们,临到你来,再看看你的成就罢!


这种兴趣你现在不能寻出,将来永不会寻出的。

你长大一岁,你感觉兴味的锐敏力便须迟钝一分。


我所指不必读的书,不是新书,是谈书的书,是值不得读第二遍的书。

你与其读千卷万卷的诗集,不如读一部《国风》或《古诗十九首》,你与其读千卷万卷谈希腊哲学的书籍,不如读一部柏拉图的《理想国》。


中国学生们大半是少年老成,在中学时代就欢喜像煞有介事的谈一点学理。 他们一一你和我自然都在内一一不仅欢喜谈谈文学,还要研究社会问题,甚至于哲学问题。


二谈动


烦恼究竟是一种暮气,是一种病态,你还是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就这样颓唐沮丧,我实在替你担忧。


你发愁时并不一定要着书,你就读几篇哀歌,听一幕悲剧,借酒浇愁,也可以大畅胸怀。 从前我很疑惑何以剧情愈悲而读之愈觉其快意,近来才悟得这个泄与郁的道理。


三谈静
四谈中学生与社会运动

五谈十字街头


凡物既静,不加力不动。 而所加的力必比静物的惰力大,才能使它动。 打破习俗,你须以一二人之力,抵抗千万人之惰力,所以非有雷霆万钧的力量不可。


六谈多元宇宙


我时常想,能够恨人极点的人和能够爱人极点的人都不是庸人。 日本民族是一个有生气的民族,因他们中间有人能够以嫌怨杀人,有人能够为恋爱自杀。 我们中国人随在都讲“中庸”,恋爱也只能达到温汤热。


七谈升学与选课


学问这件东西,先要能博大而后能精深。


中国一般学者的通病就在不重根基而侈谈高远。比方”讲东西文化"的人,可以不通哲学,可以不通文学和美术,可以不通历史,可以不通科学,可以不懂宗教,而信口开河,凭空立说;历史学者闻之窃笑,科学家闻之窃笑,文艺批评学者闻之窃笑,只是发议论者自已在那里洋洋得意。

八谈作文


每读一种好作品,看见自己所久想说出而说不出的话,被他人轻轻易易地说出来了,一方面固然以作者“先获我心”为快,而另一方面也不免心怀惭怍。


中国国文教员们常埋怨学生们不会作议论文。我以为这并不算奇怪,中学生的理解和知识大半都很贫弱,胸中没有议论,何能做得出议论文?许多国文教员们叫学生人手就作议论文, 这是没有脱去科举时代的陋习。初学作议论文是容易走入空疏俗滥的路上去。我以为初学作文应该从描写文和记叙文人手,这两种文做好了,议论文是很容易办的。

九谈情与理


所谓有目的,是说生命是有归宿的,是向某固定方向前进的;所谓无先见,是说在某归宿之先,生命不能自已预知归宿何所。


记得几年前有一位学生物学的朋友在《学灯》上发表一篇文章,说穷到究竟,人生只不过是吃饭与交媾。他的题目我一时记不起,仿佛是“悲"、“哀“一类的字。专从理智着想,他的话是千真万确的。但是他忘记了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有了感情,这个世界便另是一个世界,而这个人生便另是一个人生,决不是吃饭交媾就可以了事的。


“仁”胜于“义”,问心的道德胜千问理的道德,所以情感的生活胜于理智的生活。


十谈摆脱


舞台上的悲剧生于冲突之得解决,而人生的悲剧则多生于冲突之不得解决。


“摆脱不开”便是人生悲剧的起源。畏首畏尾,徘徊歧路,心境既多苦痛,而事业也不能成就。许多人的生命都是这样模模糊糊的过去的。


十一谈在卢佛尔官所得一个感想


我们固然没有从前人的呆气,可是我们也没有从前人的苦心与热情了。


因为我所知道的学生们、学者们和革命家们都太贪容易,太浮浅粗疏,太不能深入,太不能耐苦,太类似美国旅行家看《蒙娜丽莎》了。


十二谈人生与我


人类中有一部分人比其余的人苦痛,就因为这一部分人把自己比其余的人看得重。


比方生死, 这又是多么简单的事,无量数人和无量数物都已生过来死过去了。一个小虫让车轮压死了,或者一朵鲜花让狂风吹落了,在虫和花自己都决不值得计较或留恋,而在人类则生老病死以后偏要加上一个苦字。这无非是因为人们希望造物主宰待他们自已应该比草木虫鱼特别优厚。


因为倘若件件事都尽美尽善了,自然没有希望发生,更没有努力奋斗的必要。


世界既完美,我们如何能尝创造成功的快慰?这个世界之所以美满,就在有缺陷,就在有希望的机会,有想像的田地。换句话说,世界有缺陷,可能性才大。


悲剧也就是人生一种缺陷。它好比洪涛巨浪,令人在平凡中见出庄严,在黑暗中见出光彩。


所以美术可以说是以毒攻毒,利用现实的帮助以超脱现实的苦恼。


现在如果要提高文学,必先提高文学欣赏力;要提高文学欣赏力,必先在诗词方面特下功夫,把鉴赏无言之美的能力养得很敏捷。因此我很望文学创作者在诗词方面多努力,而学校国文课程中诗歌应该占一个重要的位置。


“超效率!”这话在急功近利的世人看来,也许要惊为太高蹈的论调了。但一味亟于效率,结果就会流于浅薄粗疏,无可救药。中国人在全世界是被推为最重实用的民族的,凡事都怀一个极近视的目标:娶妻是为了生子,养儿是为了防老,行善是为了福报,读书是为了做官,不称入基督教的为基督教信者而称为“吃基督教”的,不称投身国事的军士为军人而称为“吃粮”的,流弊所至,在中国,什么只是吃饭的工具,什么都实用,因之,就什么都浅薄。试就学校教育的现状看罢:坏的呢,教师目的但在地位、薪水,学生目的但在文凭、资格;较好的呢,教师想把学生嵌入某种预定的铸型去,学生想怎样揣摩世尚毕业后去问世谋事。在真正的教育面前,总之都免不掉浅薄粗疏。效率原是要顾的,但只顾效率,究竟是蠢事。


(摘至86页)

希望能够通过这些摘抄留下些痕迹

望坚持

……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hwbdn.com/jiuwu/49136.html
(本文来自小白道时尚整合文章:http://www.hwbdn.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hwbdn.com ?2017 小白道时尚

小白道时尚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